谷歌未来从幼儿园抓起

谷歌公司愿意帮助从幼儿园到大学的任何学校建立网络学习和教室管理的中心,提供网络产品套装。
龙 辉将近 3 年 之前添加

9月13日,在担任美国纽约全女子芳邦中学(Fontbonne Hall Academy)校长第一年时,玛丽·安·斯派茜贾里克(Mary Ann Spicijaric)领导一项规模宏大的试验,这项实验禁止任何人在校外谈论。学校的38位教师以及管理人员严格守密,确保一款以网络为基础的软件能够试验成功。

直到斯派茜贾里克担任芳邦中学校长第二年时,这个秘密才被揭穿,软件的名字叫“谷歌(微博)教室”。这款软件可帮助教育工作者管理学生作业、批改论文以及与学生交流。

作为市值最高、世界上最大的网络公司,谷歌已经开始下了重注。谷歌公司愿意帮助从幼儿园到大学的任何学校建立网络学习和教室管理的中心,谷歌将提供网络产品套装,包括谷歌的Gmail、文档与电子表格、演示工具以及云存储等。学生们无需陷入研究论文中,浪费宝贵的课堂时间去应付考试或寻找“狗吃了我的作业”等接口,但他们需要带着自己的设备,比如笔记本、平板电脑或智能手机,因为学校没有任何纸张。

斯派茜贾里克说:“我看到老师们对此感到激动。当你专注于教学,而不必为课堂管理等杂务分神时,教学带给我们更多乐趣。”
更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这一切都是免费的。谷歌上一季度盈利160亿美元,现金超过600亿美元,感谢其无所不在的搜索引擎和广告机器,谷歌正竭尽所能将其产品推向用户手中,即使那意味着免费赠送。教育领域向来以预算紧张和资源稀缺闻名,免费是唯一可靠的商业模式。

对于谷歌公司来说,免费软件只是其宏达战略的一部分。Android是免费开源平台,任何手机或平板电脑制造商都可以利用其支持各自出售的产品。Chromium OS也对任何人开放,这种谷歌Chrome操作系统和Chromebook笔记本的辅助软件仅售200美元。

通过让孩子们从小就能流利使用谷歌工具,并以谷歌的方式去思考,当这些孩子成长为主力消费者后,谷歌将占据绝对优势。但这依然无法保证谷歌能够绝对成为赢家。微软也在尝试通过以云服务为基础的Office 365软件和提供Surface学生购机优惠方式,进军教育市场。苹果也推出“iPad in Education”计划,将各种教学应用与其产品绑定。风投公司支持的初创企业Edmodo已经有4000万名教师、学生以及家长正在使用其教育社交网络。

教师可与学生及其家长安全交流的消息应用Remind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布雷特·科普夫(Brett Kopf)称其为“教育拐点”,因为移动技术正向教育界急速扩散。

编程视频教育网站Treehous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赖安·卡尔森(Ryan Carson)说,在多数科技公司都在努力将教室数字化时,谷歌却已经建立更大的“游戏规则改变者”。谷歌没有向第三方开发者开放“谷歌教室”,完全通过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创造教育应用商店,与Android Play店十分相似。谷歌公布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谷歌已经向学校出售100多万部Chromebook笔记本电脑。
卡尔森说,他已经看到“更多学校对其依赖”的前景。他称:“谷歌进军教育界的趋势不可阻挡,因为人们愿意在Chrome OS和Chromebook上投入更多钱。”卡尔森的初创公司位于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市,目前为8.6万名学生和公司提供服务。尽管卡尔森不知道谷歌还未公开宣布的策略,但他已经发现谷歌正视图在孩子成长早期就给他们打上谷歌烙印。

谷歌立即指出,这种方式与设备无关。“谷歌教室”产品经理、前高中数学教师扎克·叶斯凯尔(Zach Yeskel)说,“谷歌教室”被设计适合用于iPad、支持Windows的设备以及Chrome浏览器。在“谷歌教室”中,老师不被限于仅使用谷歌软件。他们也可以引入微软Word、Excel以及Adobe Acrobat等程序。

谷歌表示,7/8的常春藤盟校使用其7年前引入的、名为“Google Apps for Education”的教育软件,这些软件可让学校免费利用小的业务程序,同时可封杀广告。在教育界各阶层,这款产品现在的用户超过3000万人。学校或校区信息技术部为学生提供账户,他们的设备将被登记以确保安全。

去年,谷歌曾对“谷歌教室”进行试点运行,共有约100名教师参加,包括芳邦中学,已经从教师和学生处获得早期回馈。谷歌还曾于5月份要求大量教师对其产品进行评估,来自全球45个国家的10万名教师参与此次活动。作为一款教育工具,“谷歌教室”已经帮助谷歌加强创新和收集作业、与学生沟通的能力,让学生们了解到期该完成哪些工作等。

高中生物教师海迪·伯纳斯科尼(Heidi Bernasconi)已经使用谷歌教育应用7年,并参加了“谷歌教室”去年的试验。在上周开学前,伯纳斯科尼在纽约克拉斯顿高中对103名教师进行培训,以便帮助学校更多使用谷歌教育软件。

像谷歌鼓励其员工利用自己20%的时间进行独立项目实践一样,伯纳斯科尼也有自己版本的“20%时间”。在她的高三海洋生物课上,伯纳斯科尼要求学生们每周抽出一天时间,设定自己将来渴望从事的、与海洋有关的职业,并据此找到一个项目进行实践。

学生们可以利用各种多媒体工具,比如YouTube市民、音乐文件以及照片等。一名学生使用珊瑚礁设计出时尚衣物,另一名学生写了一本儿童读物。“谷歌教室”本质上是让学生从其他人那里获得反馈,与同学分享文件,当需要指导的时候,可以向伯纳斯科尼求助。她说:“我和孩子们就不同项目的细节进行反复交流,它让长期分配的作业变得更加高效。”

由于所有东西都与谷歌有关,特别是当有孩子参与其中时,隐私成为令人关注的问题。在有关了解用户多少、推售哪些广告以及与政府机构(比如国安局)关系方面,谷歌经常受到审视。在教育界,谷歌4月份迈出了一大步,拒绝各类广告。如果用户申请教育账户,在搜索、Gmail或其他任何应用中,都不会出现广告。谷歌也不再收集广告信息。

“谷歌教室”产品经理叶斯凯尔说:“保护隐私和所有用户(包括学生)安全是我们最重要的责任。”在去年试点运行期间,芳邦中学500名学生中,只有1%父母对隐私问题表示担忧。这让校长斯派茜贾里克深松一口气,即使作为长期的教育工作者,她也没有多少机会获得免费和易于使用的软件。她说:“容易使用、价格核算,这是科技进入教育面临的主要障碍。”

来源:http://tech.qq.com/a/20140913/023798.htm

20140914.jpg (30 kB) 龙 辉, 2014-09-14 09:56


评论